X
入住時間:
離店時間:
預訂
深圳 17 ~ 26℃ 東北風3-4級轉<3級 深圳天氣詳情
新聞中心

深圳旅游業回溫緩慢 酒店業促銷補損失

發布時間:2020-07-28

作為國民消費的重要板塊,旅游酒店業在疫情下遭受到重大創傷。艾媒咨詢報告指出,以2019年春節期間旅游收入規模推算,2020年疫情給旅游業帶來的損失預計超5000億元,相當于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的2%左右。而隨著國內疫情的逐漸緩和,當前旅游酒店業恢復情況如何?記者近期走訪深圳地區的旅行社和酒店了解到,不少市民開始重啟出游計劃,但旅行社依舊回溫緩慢,而酒店業也在加大力度促銷,力補疫情期間的損失。


旅游業:緩慢回溫只求活下去


“疫情雖然還沒完全結束,但不少人已經憋不住了,要出去旅游了。”深圳某大型旅行社門店工作人員小顧告訴記者,公司在5月份開放了廣東省省內游,7月份才開放國內游,雖然客戶不如往年同期的多,但總算在一點點彌補前半年的空缺。


小顧告訴記者,由于省內旅游許多人會采取自駕出游的方式,所以省內游的客戶量不是很大,但國內游的一些路線卻很受歡迎。“我們7月27日的云南西雙版納線滿了,云南線一直都在暑期暢銷的。”該人士表示,按照往年,新疆線也很熱,但今年新疆疫情反復,也被取消了。


由于疫情在海外蔓延且仍未有緩和跡象,國內旅行社全面取消境外游線路,這對廣大旅行社來說,則是重大的損失。“省內游和國內游都沒啥利潤,單價低交易額上不去,旅行社主要的利潤還是來自于境外游,可是現在境外游被取消了,旅行社只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了。”小顧嘆息道。


小顧表示,現在各大旅行社只有一個愿望,就是:活下去。“今年都不指望業務會有多大起色了,可能明年都不會有,我們上半年都開始賣水果了,能活著就行。”小顧告訴記者,今年上半年自己的工資都少了很多,更擔心的是,旅行社效益每況愈下的話,自己會被裁掉。


記者了解到,為盡快促進生意的恢復,不少旅行社也專門針對客戶的個性化需要推出了定制游業務,“定制游剛推出時反響還不錯,但現在也不怎么行了”。


企查查給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到4月,深圳市旅行社相關企業注銷吊銷的數量從5家上升至88家,4月以后開始出現緩和,注銷吊銷的相關企業數量開始下降,分別是5月份的49家和6月的61家。


除了人們的出游意愿沒有得到完全復蘇之外,部分景區也還沒有完全放開所有的項目設施迎客。記者在深圳幾個主要景點調查發現,盡管一些景區已正式對外營業許久,但區內的山水景觀、項目表演,以及部分展覽體驗館仍未對外開放,原本專為維護排隊秩序而設置的柵欄孤零零地閑置著,等候區空無一人。


據記者了解,為了盡快恢復旅游市場,珠三角還推出了2020珠三角游覽年票,限量特惠198元2張,99元1張,一票在手即可暢游珠三角多個景點。其中的景點包括世界之窗、錦繡中華、海上田園、山水田園以及廣州、東莞、佛山、中山等多個城市的旅游景區。


酒店業:低價促銷力補損失


對于和出行旅游息息相關的酒店行業而言,則仍在黎明到來前苦苦掙扎著。記者日前實地走訪了深圳羅湖以及福田的酒店發現,當下,幾乎所有酒店都通過低價促銷來提高酒店的入住率,減少客房閑置,緩解現金流緊張的問題。


作為深圳連接香港的重要陸地口岸之一,羅湖口岸每年出入境的旅客超過8000萬,每逢周末或者節假日,通關口更是人潮如織,附近酒店的入住率也極高。但如今盡管疫情得到緩和,附近酒店也未曾滿血復活。深圳市愛飛國際旅行社一位陳姓經理向記者表示,附近一家五星級大酒店入住率很低,因為平常到店客人以香港人以及東南亞客戶居多,但疫情使得羅湖口岸一直未能通關,客源減少了大概80%。


記者現場看到該酒店人氣冷清,一位大堂經理向記者表示,“附近酒店的生意都不好,目前到店的客人基本都是國內前來出差或者旅游的,而且價格比較便宜,現場預定600元/晚,如果平時這個時候算是旺季,價格1000元以上了。”


而另外一家位于羅湖火車站附近的商務酒店受到的打擊更為嚴重,該酒店銷售部經理Ally告訴記者,“我們總共有90間客房,目前僅30間有客戶預定,入住率33%,此前預定的客戶大部分都為香港人,但現在香港疫情爆發,通關遲遲未定,不知道能撐到什么時候。現在只能通過降價自救,目前酒店每晚價格在400元左右。”


雖然疫情對福田區的酒店沖擊較小,但如今該片區的酒店經營水平,仍未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福田區彩田路某國際酒店的銷售部馬經理稱,目前酒店入住率在80%左右,主要為北上廣來深出差的商務人士,價格在650元/晚包含早餐。“這個價格應該是福田星級酒店最低的價格了,疫情之前,房間最低價格也在850元/晚左右,而且不含早餐。”


為挽救疫情給酒店帶來的損失,還有不少酒店推出其他業務,比如深圳東海某酒店在疫情期間開通了微商城,將酒店客房、餐飲、泳池健身房等一些核心產品,打包成折扣禮品卡,通過網絡進行預售回籠現金流。此外,上述羅湖火車站附近的商務酒店一位禮賓部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現階段酒店推出了“洗衣外賣”以及餐食外賣業務,“目前主要是企業包括一些會所的洗滌需求占大頭,再加上少量客人,也會有一些社區的周邊居民,看衣服的材質收費,羽絨服80元/一件,夏天的裙子55元/件~70元/件不等。”


調查:超四成人有出游計劃


對于許多家庭來說,旅游出行是每年的剛需,但疫情之下,著實讓不少家庭對此猶豫糾結。“我兒子在家里憋得不行了,天天說要出去。”深圳市民袁女士近期想趁著孩子放暑假帶孩子出游一次,一方面,她擔心孩子的身心會憋壞,另一方面,又對出去住酒店有所顧慮,“跟我們一同出行的老一輩,對現在疫情之下住酒店始終有顧慮。”


正值暑假,許多家庭也有袁女士這樣的計劃。記者對疫情之后的出行意愿做了問卷調查,調查顯示,有43.59%的受訪者表示,隨著疫情緩和,有出游的計劃,但仍需要觀望時間,只有12.82%的人表示有計劃,并且會近期立即出游。此外,一半以上的受訪者表示將會跟家人和孩子一同出游。


而像袁女士及家長這樣對住酒店有顧慮的,在記者調查中也有超三成人士,不過有48.72%的受訪者表示,將視酒店的類型而決定。在酒店的選擇上,有41%的受訪者會選擇連鎖酒店,另有33%的受訪者會選擇星級酒店。


在出游方式上,高達87%的受訪者表示,會采取自由行的方式出游,僅有10.26%的受訪者會選擇跟團游。而在旅游目的地方面,近六成人士會在周邊游玩,剩下的四成人士會在國內游玩,盡管是自由出行,也幾乎沒有人在這個時候選擇境外游玩了。


據記者了解,盡管目前許多酒店聯合旅行社推出一些優惠套餐活動,價格上非常有優勢,但只有不到一半的受訪者會因為酒店和景點搞促銷活動而加大出行意愿,對于疫情后何時適合出行,適合去哪里,大多數受訪者都有自己的判斷和計劃,短期內不輕易受促銷活動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