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入住時間:
離店時間:
預訂
深圳 21 ~ 28℃ 多云轉晴 <3級轉3-4級 深圳天氣詳情
新聞中心

攜程聯姻京東,在線旅游市場的蛋糕要重新分配?

發布時間:2020-08-20

對旅游業的布局一直是京東多年的夙愿,只不過這一路走來似乎并不順暢。

對于旅游業的無界游戲,京東為自己選了一個新的玩伴。

8月16日,京東和攜程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攜程核心產品供應鏈將接入京東平臺,雙方將在用戶流量、渠道資源、跨界營銷、商旅拓展、電商合作等方面開展全方位的合作。

此外,雙方還共同提出了覆蓋更廣的用戶群體、共享渠道資源、線上線下的交易場景全覆蓋、品牌跨界營銷、商旅拓展的“五大合作愿景”。

這一戰略合作的模式并不新奇。2017年,劉強東提出“無界零售”的戰略,核心是對用戶、場景、供應鏈、營銷、產品的串聯,進而寄希望于打通酒店行業的人、貨、場環節。

不過,隨著今年出售途牛股份的進行,京東旅游業布局一直難有成效。這次旅游布局的再次發力,京東能成功嗎?

蛋糕重新分配?

在線旅游的派系市場中,京東正在不斷為自身加碼。

“無論是投資健康還是旅游,京東的大客戶群優勢為自身盈利增長點創造出可能。”一位熟悉京東的人士表示。

對于京東入局旅游來說,缺少的是線下生態的打通。作為OTA老大,攜程旅游門店在全國26個省(市)布局開設超過2400家,省覆蓋率超8成,廣東門店數突破300家且位居全國第一,這樣的數據補齊了京東旅游生態線下的短板。同時也為京東的流量變現提供了新的路徑。

對此,博看文旅創始人劉博認為,“在線旅游本就是一個飽和的市場,阿里的飛豬以及美團都占有很大的市場份額,京東旅游板塊的業務較少,此舉正好也是通過攜程供給端的資源來對自身旅游業務進行一個補充。”

對于合作的另一方來說,攜程作為老牌的OTA巨頭,在高端酒店有著極大的市場份額,但隨著美團近年來主打中低端酒店的路線,在線旅游領域,攜程的市場份額正在受到侵蝕。

對此,上海商學院副教授鄒光勇認為,攜程與京東聯合是有利于線上流量交叉整合的雙贏策略,當然這也從側面看出了新冠疫情下攜程發展所面臨的危機。美團的“直通車”利用高頻消費帶來的用戶資源來做旅游低頻布局,也是巧妙地拓展了自己更加多元化的業務。

在流量紅利漸逝的互聯網下半場,寡頭之間的聯合正加速行業洗牌。而此次OTA老大和中國電商巨頭達成戰略合作,也被業內認為是對標美團爭斗的開始。

在與攜程簽訂合作的兩天之后,京東發布2020年半年報,在實現2011億收入的同時,活躍購買用戶數超過四億,流量的顯著增長也是攜程可以更直接獲利的原因,更是京東可以吸引攜程的地方。

起家于中關村的一個攤位,到逐漸成為c2b的中國電商翹楚,互聯網時代的發展中,京東成長過程的優勢是積蓄了巨大的流量。

京東表示,借此次合作將800萬企業客戶和4億消費用戶接入攜程,同時將商品供應鏈與攜程旅行產品供應鏈加以聯合。

流量的本質就是利潤,攜程的訴求是獲得更高流量。京東的落點在旅游業占領市場份額。二者合作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不過,劉博認為,二者優勢互補,強強聯合,對雙方業務都有很好的促進作用。然而,長期來看,像這種體量的公司,未來二者磨合以及執行的方向還是需要注意的問題。

漫漫旅游路

半年的時間,電商巨頭京東對旅游業的加碼愈加頻繁。4月25日,4.5億元入股凱撒旅業(000796.SZ)。7月8日2.5億美元參投“印尼版攜程”Traveloka戰略融資,7月13日與首旅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攜手推進線上線下的深度融合,共同探索旅游業的戰略合作。

一番操作之后,京東對于自身旅游業這樣描述,“京東旅行始終踐行品質出行的理念,目前已全面運營交通出行、酒店住宿、旅行度假、景區樂園、本地玩樂、商旅服務六大業務板塊。”

對旅游業的布局一直是京東多年的夙愿,只不過這一路走來似乎并不順暢。

廣泛意義上來說,京東對旅游業的布局從2011年涉足酒店、機票等業務。隨后的里程碑事件是2014年成立旅行頻道,以“品質旅行”概念,主要針對中高端人群提供機票、酒店、度假、景點和租車等多種服務。通過消費者分類、京東價值吸引策略、與供應商聯動,當時京東還提出實現用戶和供應商的共贏,不打價格戰的說法。

2015年,京東21.8億元加碼途牛之后。途牛獲得京東旅行-度假頻道網站和移動端的5年免傭金獨家經營權,這也寓示著京東將旅游業發展權的下放。

當年,一句要旅游,找途牛,是這家企業的高光時刻。也承載著京東旅游布局的野心。但疫情影響疊加自身經營困境,京東已于今年6月全部轉讓途牛股份,作價4.58億元,與之前投入相比可以說是錄得巨幅虧損。

業內人士認為,錯過轉型期,后期流量廣告太貴,巨額的廣告投入等幾個因素使得途牛很難在C端受眾打出影響力,在B端對商家的吸引力也很有限。

2018年,京東公布酒店場景拓展、會員賦能、雙向采購、全景營銷的四大核心戰略,全面打通酒店行業的人、貨、場。寄希望于賦能自身旅游業實現突破性增長。

縱觀九年的發展戰略,京東的旅游業之路好似一直難以持續發力,在自身建設頻道時,又階段性得將主力放給戰略合作方,這或許也是多年布局、多年在行業難以出彩的原因之一。

兜兜轉轉九年之后,京東旅游自身好像依舊在處在一個不成熟的探索期。最后的落點還是選擇了與攜程的合作。

前車之鑒,后車之師。OTA老大攜程和電商巨頭京東之間的合作究竟能產生怎樣的效應,一切依舊是未知。